最终赔了2万元

正如《澎湃新闻》的评论文章所称,“资本所做的,就是强化这种喜好,捧出一群过分阴柔的男星,在影视剧、舞台上尽情展现男性女性式的美。这其实已经不是性别观的问题,而是资本衍生的审美庸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