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车站附近找工作找了好几天,又去网吧上网查找招工信息,但他们一无身份证,二无技能,三无力气,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

当时,有大型券商在两三个月内做了七八单协议转让的项目,而出让控制权的大股东几乎都是深陷股质风险以及股价上涨无望的悲观中,“股价涨起来”成为他们的迫切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