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考虑政府作用的一个定位。基本上是要素禀赋结构和你的技术条件,决定了你的生产成本,你的生产成本决定了你的潜在比较优势。这是指产业上,是指经济体上的。但是要转化为微观上的企业家的竞争优势,这中间还有一个差距,那就是你的交易成本。因为你最后是到消费手里面,总成本除了你的生产成本还有交易成本,交易成本有硬的还有软的,这就需要政府发挥一些作用,这是促进了产业的发展。这些我们都归为产业政策,并不是所有的产业都把路建好,而是针对性对这个产业进行扶持性的,可以说是一个公共产品、公共政策,但是是有产业明确的、有意识的产业的偏向型,不是一个产业的非中性的政策,所以我们对于发展中国家很多都是基于这一类的。

简介:在中央政策帮助打压房价,地方政府想方设法放松调控,而房地产税又暂时尚未出台之时,2019年可以说是一个适当的时间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