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第一个跟分工有关。大家可以看到,咱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出口的苹果手机,我们是从美国买的芯片,从韩国买液晶屏,然后在中国组装,一百美元的产品价值中,我们才赚中间的十块钱不到。但是贸易额和贸易顺差是算在中国。这跟全球的产业分工是有关的。这是第一个。

“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政商关系的高度概括。